号称有中央背景的“今日焦点网”被封

时间:2013-09-10 03:10来源:南方都市报

看着这几个网站名头很大,上面经常有国家领导人的新闻,以为这些网站是发布权威消息的网站,没想到是一个只有几个人用于敲诈的网站。

———一名被索要钱财的受害人

四个互相合作的团伙,开设社会焦点网、今日焦点网等多个网站,号称有中央背景,利用负面帖子向一些政府和企业要钱。日前,仲伟等16人涉嫌利用网络敲诈勒索被江苏徐州警方刑事拘留。据悉,这是继“秦火火”、“立二拆四”、周禄宝等网络名人被控制之后,全国公安机关打击网络有组织犯罪专项行动的又一案例。南都记者发现,16人中有2人是基层宣传部门工作人员,也是主要报料人,另外还有1人是记者。这些网站的管理非常随意,想发就发,想删就删。多名被敲诈者称,以为这些网站是发布中央权威信息的。针对近期连续出现的网络敲诈、诽谤等现象,相关专家称,中国网络管理有严重漏洞,应立法明确网络诽谤、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的构成条件。

四团伙利用网络连环敲诈

昨天,徐州市公安局局长孙建友介绍,已经控制的16名犯罪嫌疑人,分属4个团伙,存在报料人报料、枪手加工材料、网络推手水军炒作、网站管理者发帖删帖、幕后策划者实施敲诈勒索的链条。

负责侦破案件的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孙睿说,16人中,破获查实涉及7省27个市县的网络敲诈勒索案120起,涉案金额300余万元,发现专门用来敲诈勒索的社会焦点网、环球视点网等11个网站。

孙睿介绍,经初步审查,以仲伟、樊宇肖、鞠俊等人为首的几个团伙,均利用自建的或租用的所谓权威网站,以假记者身份,先报道或发传真件给被敲诈对象,以要求“核稿”为名施压要挟,实施敲诈勒索。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几个人曾在新闻单位工作过,他们之间还存在相互报料。比如,2011年9月,安徽淮北某公司先后被仲伟、樊宇肖、鞠俊三个团伙敲诈。伟某先以该公司违规建别墅为由敲诈20万,后鞠俊和樊宇肖又用相同手段各敲诈勒索10万元。

自办网站想发就发想删就删

据案件材料,南都记者发现,仲伟等人建有网站,平时可以在网站随意发帖、随意删帖。

孙睿介绍,仲伟今年43岁,系社会焦点网、今日焦点网等6家网站的负责人。网站一般与报料人五五分成,一个专门的删帖人年薪6万元。

仲伟在讯问时称,他的网站都可在百度上搜索出来,以让人感觉很有影响力,但也不能太大,否则就不能收放自如。

仲伟为提高所谓可信度,在其名片正反两面均上印上国徽,其自建的今日焦点网介绍称:“由全国人大、中纪委、中华新闻集团、全国新闻网络协会、世界中华民族协会、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联合主办,全国人大常委会”主管;是“中国最富价值、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成为党政部门决策参考及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途径和渠道。”

据介绍,仲伟等人涉嫌敲诈61起,涉案金额200余万元。其中曾利用“陕西长治吃空饷”案向当地相关单位索得8万元。

从警方查扣的物品中发现,仲伟和樊宇肖等人都制作了大量与真实记者证很相像的新闻工作证。仲伟有十几部手机,每到一个地方“采访”,就用一个当地的手机号,还多次使用假名字和假身份证。

两名宣传部门人员报料收钱

据悉,两名基层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参与了报料和谈判、收钱。

窦玉刚,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宣办工作人员,负责舆情处置。“窦玉刚在开发区里很有名气,人们遇到负面报道都想让他摆平。”一名被索要钱财的开发商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

窦玉刚在警方讯问时表示,2009年,仲伟给开发区管委会发了一封核稿函,称三日之内不答复,将视为同意文中观点,直接刊发。经过协调,窦玉刚代表当地单位给了仲伟5万元钱,仲伟返还窦玉刚1万元。

案件材料显示,事后,仲伟与窦玉刚多次沟通,窦玉刚开始给仲伟报料。

被索要钱财的开发商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窦玉刚称对方的网站很厉害,如果刊发后果很严重,“我们当时很相信窦,绝对没有想到他们是一起的。”

警方介绍,窦玉刚共向仲伟报料13起,共同索要钱财70多万元,窦玉刚获得30余万元。

蒋文强,曾任江苏省高级法院书记员和宜兴市法院办公室主任,案发时任江苏省宜兴市委宣传部部委委员。

蒋文强曾与樊宇肖等人合作三次,得钱1.2万元。

自称建网站后无人监管

案件材料显示,仲伟成立的三家公司几乎均为空壳公司。南京足迹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和南京卓讯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在南京成立,虽然注册资本50万元,但仲伟只花了5000元钱,就让代理公司帮助注册。仲伟的网站指向的公司是纬业焦点(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万元,仲伟花了2万元请代理公司注册,然后每月花300元价格请代账公司做账、开票。上述另两家公司则用于转账。

仲伟和樊宇肖均供认,他们注册网站非常容易,而建成后几乎无人监管。

南都记者昨天发现,仲伟的两个网站仍然存在,并且经过了备案,网站上栏目众多,让人以为是一家很有影响力的网站。“其实,我的网站只有一个人维护。”仲伟在讯问中称。

“之所以有大量的受害人被敲诈,一方面是他们对网络的认识不够,有恐惧心理,另一方面是不能正视媒体,一提到媒体就感觉到害怕。”孙睿说。

一名被索要钱财的受害人说,他们看着这几个网站名头很大,上面经常有国家领导人的新闻,以为这些网站是发布权威消息的网站,没想到是一个只有几个人用于敲诈的网站。

专家建议立法规范网络监管

从8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开始打击网络有组织犯罪后,公安机关连续披露了秦火火、立二拆四、周禄宝、傅学胜、仲伟等多起涉嫌诽谤、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经营案件。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网络法研究所副所长朱巍昨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表示,中国现在有多个部门管理网络:外宣、公安、工信部、工商部门都可以依照自己的职权对网站的内容和管理进行监管。不过,现在关于互联网的法规比较混乱,据统计,目前我国涉及到互联网管理制度的法律法规超过100多部,而且大都过于抽象,不易执行,有的法条之间甚至还存在互相抵触的地方。这些混乱的法规,也使得各个管理部门之间难以形成有效的配合,受害人维权难度增加,管理责任追究混乱,容易产生一些制度上的真空。

朱巍以北京为例介绍了网络监管的几个层面:第一层是网民发现侵权等行为举报,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新浪微博社区公约》,新浪微博一年受理的投诉量就超过十几万件;第二层是网络协会、网站和网民共同组成的自律组织,如首都互联网企业结合自身业务特点先后推出了“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网络监督志愿者”、“网络新闻评议会”、“妈妈评审团”、“网站自律专员”五大自律体系,初步形成了被誉为“北京样板”的五大自律工作机制;第三层是网站的自查,比如新浪微博每天都会依法自查,删除谣言、小广告、侵权信息、虚假消息等帖子,远超过网民举报数量;第四层则是网络公安,各地公安部门都有网警部门;第五层是政府网络管理部门,主要在政策上进行指导;第六层则是工信部,主要是为制定基本网络法规进行宏观管理。

“从这个体系来看,明显是多龙治水,而且分工并不明确,这也导致现在对不法网站的清理上力度不够集中。近年来对色情网站的打击比较有力,但是对于网络频发的谣言内容,一直打击不力。”朱巍说,根据现在的法规,网站对其发布的内容和网友在上面发布的信息不是随意删除,相关内容至少得保留60天,以备相关部门查询,但执行非常不到位。这就给网络谣言、诈骗和侵权等行为的事后追责人为地造成了巨大困难。

朱巍建议,打击网络谣言要分三步同时进行,一是加大对始作俑者,即谣言发布者或违法行为人的打击力度;二是要加强网站经营者的社会责任感意识,要加强网站承担基本谨慎义务的认识;三是要完善网络内容和网站管理法律法规,应该形成互联网管理的一部统一基本法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昨天对南都记者说,我国刑法等法律对网络同样适用,具有同样的约束力。

“在打击网络谣言、诽谤、非法经营等方面,还是存在立法空白的,可以考虑出台司法解释弥补这些空白,使网络犯罪的打击有法可依,也使网络的使用更加规范,还可以使被侵权人得到及时足够的救济。”洪道德说。

南都记者 王殿学 实习生 高晓蕾 达迅 胡晓英

本文由长沙网站建设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

原文地址:http://www.imjiely.com/news/refer/1378753959.html

Tag标签:
本文编辑:jiely
长沙网站建设 广告正在努力加载中……
页面更新时间: 2017-02-20 02:27:20 ,By Imjiely.Com